佐盟=兰亭夜雨 微博=海布里的仲夏夜
HY,YGO,偶尔刷刷轨迹
HY:鸣佐ONLY,宇智波家只爱一个。YGO:暗海暗&游快游 轨迹:里恩尤西&铁血组,基本主角攻
 

[鸣佐]牢笼(1-2)

动画699衍生……说是699衍生其实是把我之前一直想写的很多东西揉了进来。

一直想写点东西来描述下我对原著698后鸣人和佐助心态的认识,可能会和很多人有分歧,支持讨论,勿掐orz

                                                       牢笼

1.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证明给我看吧。

模糊的意识中闪过的这句话,现在仍会时不时地在头脑中回响。

鸣人所期望的未来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呢。佐助没办法勾勒出一个明确的画面来,他想,或许是自己在黑暗中待得太久了,才会变得缺乏乐观的想象力。

但无论如何,他向鸣人认输了。如果说现在的自己还能向这位为了自己拼上了命最终失去了一条手臂的挚友补偿些什么的话,也只有成全他的理想了。

鸣人希望能够带领这个忍界一起前进。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什么也不想漏下,一个人都不想放弃。

然而这也就意味着,过去的黑暗和罪孽也必须要全数接纳。

无论是属于这个忍界的,还是宇智波佐助自己的。

佐助嗤笑了一声,看着如他所料全副武装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木叶暗部,眼里没有泛起一丝波澜。

他看了一眼写满了封印术式的眼罩,沉默着闭上了眼睛。

为了封住那只骇人听闻的轮回眼,封印术式被设定成了最高级别。这样似乎还是不能让人彻底放心,于是在主要术式旁又搭配了十几个辅助用的封印。

强力的术式会强行隔断查克拉的流动,而刚刚开眼的轮回眼又违背他的意志自顾自地反抗了起来。佐助咬住嘴唇,经脉里传来的剧痛让他一时连意识都模糊了。

他听到鸣人和小樱在呼唤自己的名字,似乎还和暗部发生了激烈的争执。小樱一边哭一边给他的左臂缠上绷带,然而连近在咫尺的哭泣声都离他远去了。

等他竭尽全力压制住那只不甚听话的轮回眼,身上的冷汗已经出了好几遭。

“谁给你们许可带他走的!”

“我不信,你们没资格关押他,先让我见了纲手婆婆再说——”

隐约听到鸣人还在和暗部争执,那气势仿佛下一秒就要放出九尾来,佐助轻轻地叹了口气。

“鸣人。”

他侧过脸去,朝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不用了,我跟他们走。”

佐助听到身边的小樱倒抽了一口冷气。

“佐助君!”

耳边仍在嗡嗡作响,佐助费力地从地上站起来,身后的暗部冲上来想按住他,那只手被鸣人一巴掌打飞了。

“你想都别想,带我去见五代目。”鸣人的声音比往常低沉了许多。

“就算我一天前还想杀死她?”佐助戏谑地问了一句。

 

“……佐助!”

一心对付暗部的鸣人完全没想到会被佐助本人噎住,一时愣在了原地。

被晾在一边的暗部面面相觑:他们来的时候只知道宇智波佐助叛逃木叶,加入晓组织袭击五影大会,最后杀死了代理火影团藏,可没听说过还有这回事啊。

鸣人原本是打算彻底隐瞒这件事的。不仅仅是鸣人,小樱和卡卡西也都心照不宣地达成了某种默契。

本来,辉夜封印之后发生的事也只有他们四个知道,只要他们闭口不提,再由鸣人说服九只尾兽,就没有穿帮的可能。

“你是……你是笨蛋吗!”才意识到佐助做了什么的漩涡鸣人不禁大叫出声。

被封印的双眼看不到鸣人的表情,但佐助能感受到迎面吹来的略带颤抖的气息,和那只死死扣住自己肩膀的左手。

佐助此刻托出自己妄图杀害五影的事无异于自寻死路。他身上已然承担了够多的罪名,此刻斑和带土又都已不在,恐怕还有不少人想挑起四战的责任推给这个唯一在世的宇智波,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居然。

 

佐助,你现在依然没有活下去的意志吗。

即使我说自己需要你,不能没有你,你还是不想活下去吗。

鸣人感到熟悉的痛感又一次向自己袭来,仿佛一束束细小的电流穿过自己的心脏。

泪水几乎要溢出眼眶,鸣人努力控制着自己颤抖的声音。

“为什么要承认——”

 

“……现在不说的话,”

佐助打断了他的话,脸上依旧是平静的表情。

但话说到一半他还是迟疑了,也许是因为鸣人的悲伤与绝望也传达给了他。

“现在不说的话,你想后半生一直作为一个欺骗全忍界的火影活下去吗。”

这句话让鸣人僵在了原地。

 

“所以,这是我应得的。”

每一个字都仿佛锤在漩涡鸣人的心上。

 

佐助会故意暴露自己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

鸣人希望所有人都能够分担痛苦,坦诚相待,若是在梦想刚刚迈出第一步时就失去“诚实”,那将是莫大的讽刺。

佐助深知鸣人不可能会背叛自己。如果他自己不站出来,鸣人就只能带着这个惊天的谎言过完一生。

他恐怕一生都无法摆脱“欺骗整个忍界”的阴影。这是佐助无法接受的发展。

漩涡鸣人不可能背叛朋友,也不可以背叛忍界。

那么这件事也只能由宇智波佐助自己来捅破了。

事到如今,这条命本来也没什么舍不得的。

 

感受到鸣人的犹豫,宇智波佐助如释重负地呼出一口气,身体随之瘫软下来。

鸣人从背后扶住了他,但那只温暖的左手很快就被其它什么人推开了。佐助感觉身体被腾空架了起来,积累了数日的疲惫感终于向他袭来。

在失去意识之前,他听到鸣人急促又坚定的喊声。

我一定会救你出来的。

 

 

2.

距离忍界大战结束已经过去数日,漩涡鸣人的情绪依旧很低落。

至于他为何情绪低落,知道点内情的人都心似明镜。不太了解情况的,只要平时还算了解鸣人也都猜得出个一二。

比如鹿丸,他从来不敢向鸣人问起佐助去哪儿了。

但漩涡鸣人也绝对不会把自己的负面情绪带给不相干的外人。面对远道赶来探望他的老朋友,他还得表现出平时的开朗活泼。

但我爱罗问起佐助的事的时候,五味杂陈一般的情感还是难以抑制地在胸腔中迸裂开来。

他们三个人的关系很特别。不知该说是惺惺相惜还是同病相怜,总之我爱罗会关心佐助的处置几乎是理所当然的事。

因此鸣人也没办法再打哈哈糊弄过去了。

“……关于这件事,我真的不太想提。”鸣人垂下眼睛,千言万语梗在喉咙中,事到如今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而且,上面也不让我说。”

他艰难地把这句话补完,我爱罗也没有追问,只是目光黯淡地回了一句“是吗”,便把话题岔开了。

鸣人不敢告诉他,这几天他连佐助的面都没能见到。只有隐约能够感知到的一丝微弱的查克拉,告诉鸣人佐助还活着。

不说他了,连马上就要继任火影的卡卡西也被拦在牢房门外,没有人知道佐助现在怎么样了。小樱每次提起要替佐助疗伤,也被伊比喜以“你以为暗部就没有医生吗”硬生生地噎回去。

对这一点纲手也很无奈。鸣人一天跑她办公室三趟,软的硬的死缠烂打什么招数都用了一遍,还准备着火影交接工作的纲手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

纲手暗叹自己倒霉,明明大战都结束了为什么还这么多头疼事。还好这堆破事马上就可以推到卡卡西头上了。

她费了好大力气才让鸣人理解了这不是她一个人能够决定的事。

虽然佐助是被关押在木叶的牢房里,看守也是木叶来负责,但作为四战后仅存的“重点犯人”,五大国都对他虎视眈眈,更遑论他还号称曾想杀死五影了。

卡卡西班的成员都是佐助的关系者,也是无限月读发动后仅存的知情人,这一层关系使得他们都有很大包庇甚至私放佐助的嫌疑。纲手若是擅自作出什么决定,木叶非要被联合起来吃掉不可。

 

干脆不管不顾地冲进牢房,砸烂那扇铁门,带着佐助离开那个阴暗潮湿的鬼地方算了。漩涡鸣人不是没这么想过,简直到了作梦都会想的程度。

但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做任何事情都得考虑怎样收场。事情搞大了只会让五大国更加戒备佐助,自己连带着整个第七班也会失去话语权。到时候他甚至会连替佐助辩护的机会也没有。

即使能够逃掉,他也再也没有机会堂堂正正地面对佐助了。佐助的后半生依然要生活在五大国无止境的追杀中。

想到这就是佐助之前的生活,漩涡鸣人不禁感到一阵刺痛。

以一己之力承受来自整个忍界的恶意,那样的勇气自己恐怕是没有的吧。鸣人默默地想道,居然情不自禁地觉得那样的佐助帅爆了。

果然佐助还是好厉害啊。

鸣人“扑”地一声把自己狠狠摔在床上,一双蓝色的眼睛盯着天花板。

果然还是,好想见他。

他的伤怎么样了?有没有好好吃饭睡觉?看守的人有好好待他吗?暗部里尚有不少“根”的残部,会不会有因为团藏的事记恨佐助的?

鸣人不知道这样的煎熬他还得忍受多久。

Tbc

下一章节

全文链接
 
 
 
评论(26)
 
 
热度(360)
 
上一篇
下一篇
© ゴロゴロゴロゴロ|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