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盟=兰亭夜雨 微博=海布里的仲夏夜
HY,YGO,偶尔刷刷轨迹
HY:鸣佐ONLY,宇智波家只爱一个。YGO:暗海暗&游快游 轨迹:里恩尤西&铁血组,基本主角攻
 

[鸣佐]牢笼-4

699衍生

这一章基本是佐助独白,其实也概括了我心中以为佐助对“赎罪”是怎么想的……这个佐助不是很日天日地可能会有人不满,不过确实我心目中的佐助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了。还是……欢迎探讨,不要撕xxx

1-3章地址: <1-2>  <3>

4.

宇智波佐助意识到自己是被同情了。一个木叶的看守居然会同情自己,他觉得根本没有必要。

自己这副样子在外人看来大概真的是很凄惨吧。浑身被绑得一动也不能动,视线被遮蔽,为了防止意外甚至连声音也被封死在喉咙里。

但这一切对佐助来说仿佛事不关己。他只觉得疲惫难耐,完全放任自己沉入无边无际的寂静和黑暗之中。

连梦也是一片漆黑的,这让他有些分不清自己究竟是醒是睡。只有偶尔一闪而过的那个金色的脑袋,能让他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

这种日子意外地不是那么难以忍受,反正他也没有什么要紧的事要做。

原来一个人失去了目标还苟延残喘地活在世上是这种感觉。佐助想,他本以为自己的头脑里会一片空白,没想到越是没事可做,脑子里越是会想起许多乱七八糟的事来。

卡卡西已经是火影的继任者了,鸣人也有一天会成为火影的吧。小樱现在也是木叶独当一面的医疗忍者,自己虽然背叛了他们,但万幸没有搅乱他们的人生。

现在让他还放心不下的,只有那三个人。

为了完成复仇的计划,被自己擅自拉出大蛇丸的基地,追随自己加入臭名昭著的恐怖组织,在五影会谈的会场为他搏命。

最终却被他像一团破布一样丢弃了。

丢弃了,不要了,甚至想亲手毁掉。垂死的香磷也没能唤回他的回心转意。

至少,这次不能再连累他们。

佐助之前嘱咐过卡卡西,让他帮忙留心关照一下,就说自己对他们三个只是单纯地利用关系,而且在关键时刻用完也丢掉了,让五大国不要再找他们的麻烦。

这原本就是事实,就是不知道五大国会不会相信。

佐助张了张嘴,很想嘲笑自己一下却发不出声音,紧贴在牢房墙壁上的身体微微颤抖起来。

事到如今,说得好像自己还有资格担心他们一样。

仔细想来,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失控的,佐助已经想不太起来了。从走进五影会谈的会场开始吗?抑或从得知鼬的真相开始,或者更早——从他背叛自己的挚友,用千鸟捅穿他的胸膛开始。

宇智波佐助还记得那时鸣人的神情。悲伤,错愕,难以置信——那幅画面至今仍然能够让他感到刺痛。

佐助原本只是想手刃仇人,让惨死的族人得以安息。再之后,除了这些,他又竭尽全力想补偿鼬为自己作出的牺牲。

他原本并不想牵连无辜的人进来,却不知什么时候被仇恨吞没了,变得什么都无所谓,什么都可以抛弃了。变得想摧毁一切,破坏一切,眼里看到的一切事和物都那么面目可憎。

特别是他自己。

佐助想起了千手扉间的话来——

身体里流淌着的宇智波的血液会让自己变得疯狂。

对这种侮辱自己一族的言论,他原本应该感到暴怒,却在听到的一瞬间认同了。甚至觉得那就是自己失控的缘由。

但是,不对。一切的原因都在自己身上,会有一瞬间认可千手扉间的观点全是因为自己拙劣的脱罪心理。

他居然会为了替自己开脱不惜污蔑父母族人留给自己的骨肉和血液。

佐助感觉自己仿佛坠入冰窟一般,身体无力地倚着墙向下滑落。

黑暗中浮现出父母的面容,他想起母亲对他说过的话来。

“——哥哥是哥哥,你是你啊。”

对不起……

泪水透过眼罩,顺着脸颊流了下来。终结之谷和鸣人和解之后,这还是佐助第一次流泪。

对不起,爸爸,妈妈。

现在就算是真的死了,也没脸在另一个世界面对你们吧。

既没能替你们讨回公道,也没能光复一族的荣耀。

甚至一度把自己的过错擅自怪到一族的头上。

佐助开始后悔自己想了太多。

原本以为自我了结就可以解脱,现在却连死都不敢去死了。

——与其去死,你还不如活下来帮我!

可是我现在又能帮你些什么呢。

佐助的头垂了下去,时不时出现在他意识中那个金发少年,他湛蓝的眼睛和坚定话语都渐渐模糊而远去了。

下一章节


全文链接
 
 
 
评论(19)
 
 
热度(167)
 
上一篇
下一篇
© ゴロゴロゴロゴロ|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