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盟=兰亭夜雨 微博=海布里的仲夏夜
HY,YGO,偶尔刷刷轨迹
HY:鸣佐ONLY,宇智波家只爱一个。YGO:暗海暗&游快游 轨迹:里恩尤西&铁血组,基本主角攻
 

[鸣佐]牢笼-(5-6)

699衍生,还用了动画698的的一些元素。

佩服我的速度,我一定是打了鸡血……快点让我把佐助放出来我要写同居啊(打滚)

1-4章地址: <1-2>  <3> <4>

5.

“情况不太好?”正坐在桌前看文件的旗木卡卡西皱起了眉头。

抬头看到伊比喜一脸遗憾的表情后他把文件都放下了。

第六代火影没想到伊比喜会跑来主动跟他说佐助的情况,但他既然来了,就表明情况已经相当严重。

“已经好几天高烧不退了。”伊比喜露出为难的神色,“也派暗部的医疗忍者去作了简单的治疗,不过没什么好转。”

“进食呢?”

卡卡西问道,见伊比喜只是无奈地摇头,他的心也跟着凉了下来。

距离佐助被暗部拘禁已经过去一个多月。照理说,最危险的伤口感染期已经挺过去了才对,他还一度为此松了一口气。这样的情况让他始料未及。

“——所以你来找我,是想暂时脱狱在暗部的监视下就诊?还是想请小樱过去——”

“都不是。”伊比喜摆了摆手,这么大的事他哪能自作主张。

“那你……”

“你是他的老师,总该让你知道,有点心理准备。”

森乃伊比喜是个很有人情味的男人。

但他归根结底还是个服从命令的忍者,因此他的人情味也就止步于此了。

“你说有心理准备……是对什么的准备?”卡卡西感觉头上的帽子要戴不住了。

“……”

伊比喜不想再多说,转身推开火影办公室的门就想离开。

刚迈出一步,他就对上了漩涡鸣人充满怒火的双眼。

鸣人逃了今天早上的半节课,原因就是感知到伊比喜的查克拉正向火影办公室的方向移动。他原本是打算神不知鬼不觉地躲在门外偷听的,但听到这样的对话内容还能沉得住气的话,他就不是漩涡鸣人了。

“佐助他怎么了?!让我去见见他!”

“这不行”

“别废话带我去见他!”

“你冷静一点……”

“你让我怎么冷静啊我说!”

漩涡鸣人感到自己头上的青筋都要暴出来了,当然在外人看来他比自己想象得还要可怕。

“把他关押起来,不准探望,这些我都有好好遵守!不管是我还是小樱,还是卡卡西老师!现在还要怎样!让我眼睁睁看他——”

眼睁睁看他死在那个鬼地方吗。

鸣人的话梗在了喉咙里。他说不出口,甚至连想都不敢想。

这是不能接受的,这触到了他的底线。

本来,鸣人之所以会暂时妥协,是想要佐助将来能够堂堂正正地在这个忍界生存,堂堂正正地与自己并肩站立,不用再过名不正言不顺的日子。

然而如果连命都保不住的话,现在作出的让步也都没了意义。

六代目火影感到冷汗直冒,他心里很清楚鸣人的想法。

但既然是火影,就得解决眼前这个危机。

旗木卡卡西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伊比喜,你先别走,来这边坐下。鸣人也是,先冷静一下。”

他抬手招呼了一下门口针锋相对的两个人。

“总之先详细说明一下佐助的情况,看看我们能不能有解决的办法。”

看鸣人还一副怒气未消的样子,卡卡西走上去拍了拍他的肩。

“——放心,我不会对这件事坐视不管的。而且……”

办公桌上放着一封尚未寄出的信,署名漩涡鸣人。收信人正是各国大名。算起来这已经是第五封了。为了这几封信,一个月来鸣人每天都在各种繁复的措辞中纠结,这些繁文缛节他在过去简直看了就要昏过去。

“听说现在各国支持你的声音都不小,希望还是很大的。这种关键时刻,我们不能功亏一篑。”

看到自己熬夜斟酌字句写成的信,漩涡鸣人感到自己过热的大脑稍微冷却了一点。

也许事情还没糟糕到那个地步。也许还不用孤注一掷拼个鱼死网破。

“伊比喜……老师。”鸣人斟酌了一下称呼,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和,“你说佐助身体出了问题,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看他暂时放弃了硬闯牢房的想法,伊比喜也暗自松了一口气。

他忍不住对漩涡鸣人刮目相看了。原本以为这是个莽撞的孩子,没想到远没有那么简单。

“发现的时候是三天前。”伊比喜说道,“但实际病了多久就很难说了,那孩子很爱逞强,有什么不舒服也不会表现出来的。”

等负责看守的暗部发现有不对劲,佐助已经处在昏迷的状态了。虽然注射退烧用的药物让情况有所缓解,但治标不治本,一旦药效过去马上又会回到高烧的状态。

“——那么,有查到病因吗?”卡卡西看到鸣人梗在一边难过得说不出话来的样子,就替他问了。

“很难讲,硬要说的话,也是心理因素吧。”

“心理因素?”鸣人心里一惊,问道。

“具体的我也说不清楚,不过这帮医生在查不清病因的时候都会这么说,所以信不信还是由你了。”伊比喜耸了耸肩,一转头正对上漩涡鸣人怀疑的目光。

他一瞬间以为自己会被九尾一爪子掐死。

“就算你这样看着我,我也真的什么都没干。”

森乃伊比喜觉得“虐待狂”的名声早晚会害死自己。

 

随后是长约三分钟的沉默。在场的三个人都心情沉重地埋下头,谁也没有说话。

最终先说话的还是漩涡鸣人。

“伊比喜老师,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你们两个不能见面。”

“我不要求会面,只要他听我说就行了。”鸣人走到伊比喜面前,从口袋里掏出一件东西递给他。

是一捆忍者用的钢丝线。

 

6.

宇智波佐助在作噩梦。他在一望无际的黑暗中漂浮着,身体被一次次撕裂成碎片,却还没有死。

四周漂浮着一具具鲜血淋漓的尸体。有他的族人们,有父母,哥哥,还有被他背叛的朋友和同伴。

为什么没能救我。

为什么没能替我报仇。

为什么要背叛我们。

尸体大张的口中发出机械的声音,一字一句地质问他。

他想道歉,想补偿,但喉咙发不出声音,被撕碎的身体什么也做不成。

偶尔会有清醒的时候,身边的暗部会来查看他的身体状况,给他喂下些缓解症状的药物。但清醒的时间还是越来越短,他很快又会回到同一个梦境当中。

啊,也许这才是真正的死后世界吧。

佐助想起曾和鸣人一起到过的那个世界。夕阳西下,空无一人的木叶村。静谧的河流,微微晃动的秋千。

那怎么可能会是自己死后会去的地方呢。他可是一度想把那个村子夷为平地——

宇智波佐助突然意识到一个残酷的事实。

他和鸣人,或许死后也去不了同一个世界。

想来也是的,充满了罪恶和怨恨的这个世界和自己才算相衬。至于那个“木叶”,更像是离鸣人太近被临时拉了进去——

不过没关系,他们两个已经互相理解了,就算死后去不了一个地方也没什么遗憾吧。

就是不知道那个死后的木叶村有没有人陪他。那地方实在太安静了,鸣人如果一个人去了那种地方肯定会受不了的吧。

佐助迷迷糊糊地想,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迎来再次醒来的时候,也许在不知不觉中自己就这样死了也说不定。

“——助,佐助!”

一个熟悉的声音呼唤着自己的名字。

“佐助!你听得到吗!”

是谁在叫我。

“佐助”

……

不知过了多久,宇智波佐助终于从昏睡中醒了过来。耳边回荡着挚友的呼唤,让他一潭死水般的内心又一次泛起了波澜。

由于查克拉被封印,他已经不知有多久没能感知到鸣人的查克拉了。

为什么鸣人会在这里?会面应该是不被允许的。

佐助正在疑惑,突然听到身边传来伊比喜的声音。

“干得好,漩涡鸣人!他醒了。”

“佐助——!真的吗!真的醒了吗!”

“你先别激动,他现在没办法讲话。”

宇智波佐助被这莫名其妙的对话搞得更加迷惑了,他稍微侧了侧头,耳朵撞到了一个杯状物。鸣人“佐助佐助”的叫声就从那里传来。

原来如此,是个简易电话啊。尽管身体虚弱,年轻的宇智波还是忍不住抿嘴笑了一下。

这样既不算会面,也没有使用通讯设备,完美地钻了一个空子,真像是鸣人会想出来的主意。

用一根钢丝连接的两个瓷杯,现在成了两个人之间唯一的联系。

“你真的好能睡啊我说!我足足在这里叫了你三个小时!”

三个小时。

只是重复呼唤着一个人的名字,明知他不会有回应,甚至不知能否唤醒他。

连伊比喜都被鸣人感动了,他感到鼻子隐隐地发酸,要是被属下们知道了怕是又要成木叶一大新闻。

但这个过程对鸣人来说却并非外人想象得那么痛苦,因为他笃定地相信,听到自己的声音佐助一定会醒来。

“我知道你现在不能说话,所以你听我说就好!”

我能说话的时候基本也都在听你说啊。佐助内心觉得好笑,又想起了小时候鸣人在自己耳边叽叽喳喳的样子。

“我不许你——”

漩涡鸣人顿了一下,似乎要强调什么似的。

“不许你再自己胡思乱想了!有什么事等你出来了跟我说好不好!”

搞了半天是想说这个,也太霸道了。

哪是说不想就能不想的。

“不是我不讲理啊,佐助,你现在只要一想就净会想些不好的事,会把自己压垮的我说。”

“就算是我……每天只是一想到你的事,都觉得痛得无法呼吸了,何况你一个人被关在这种地方……”

漩涡鸣人的声音有些哽咽。

在钢丝的另一头,牢房里的暗部们都开始后悔自己刚才没堵住耳朵。

哪有两个大男人说这么肉麻的台词的。

“佐助,我说过一定会救你出来,我一定说到做到,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嗯。

“佐助你得相信我。”

嗯。

“也得相信你自己。”

……

如果不是套在双眼上的封印,宇智波佐助现在一定已经瞪大了眼睛。

“佐助,你要是再没事想点贬低自己的事情的话,首先我就不会原谅你啊我说。”

宇智波佐助怀疑这个人是不是有读心术。

“你要是实在没事做就数羊好了,咱们比比谁能数得多。”

你是三岁的小孩子吗。

“好不好嘛佐助。”

随便你。

“我现在的记录是坚持数到268只才睡着,佐助你的话肯定比我强的啊我说。”

从进来这间牢房算起,宇智波佐助第一次心无芥蒂地笑了出来。

在那一瞬间,他把一切都抛在脑后了,仿佛这世界上只有他们两个人存在。

 

下一章节


全文链接
 
 
 
评论(35)
 
 
热度(296)
 
上一篇
下一篇
© ゴロゴロゴロゴロ|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