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盟=兰亭夜雨 微博=海布里的仲夏夜
HY,YGO,偶尔刷刷轨迹
HY:鸣佐ONLY,宇智波家只爱一个。YGO:暗海暗&游快游 轨迹:里恩尤西&铁血组,基本主角攻
 

[鸣佐]牢笼-8

699衍生以下略ry

我喜欢写刀,刀使我快乐(喂)

其实是想补全佐助和鸣人在离村前的心路历程,让他们真正解开心结后再分别。也想写写自己脑洞里佐助是如何找到自己的目标。

这篇文应该会写到小树林分别完结

前续章节: <1-2>  <3> <4> <5-6> <7>

8.

又是一天的课程结束了。漩涡鸣人感到自己已经逐渐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不知道当火影坐办公室是不是也是差不多的感觉。

“只要坚持就能做到”,看来并不是单纯鼓励鼓励人的话啊,鸣人想。他本以为读书这种事情自己肯定做不来,但现在也能记住书上的东西了——虽然可能做不到小樱和佐助那么好,完成上忍的课程完全不是问题。

人在超越了自我的时候心情总是极好的,比如现在的漩涡鸣人。他走在回家的路上,感觉整个人都要飞起来了。

“佐助——你听我说啊!”鸣人推开家门,迫不及待地想和自己的挚友分享一天的经历,但留在饭桌上仅仅是咬了几口的饭团把他的话堵了回去。

甚至连刚才的好心情也消失了一半。

“你真是——怎么又不好好吃饭啊我说……”

他走到床前推了推自己的好友,话里满是埋怨的语气。

“我不饿。”缩在被子里的宇智波佐助轻轻蠕动了一下。

“不饿也得吃啊!小樱专门给你列了营养食谱让我不要每天都给你吃拉面,总不能每顿饭都要我强迫你——”佐助的态度让他有点生气,忍不住伸手“刷”地一声把被子掀开。

“嗯……”突如其来的寒意让佐助忍不住蜷缩起身子。他眉头轻蹙的样子看起来比平时更好看了。

不对我在想什么啊——漩涡鸣人锤了锤自己的脑袋。

他俯下身去拽了拽佐助的胳膊:“听话再去吃一点,不然对得起小樱那么辛辛苦苦地准备……”

佐助还睡得迷迷糊糊的,伸手一把抓住了鸣人空荡荡的袖子。

而且居然在上面轻轻蹭了两下。

 

“……我去放洗澡水。”

漩涡鸣人感觉自己脚软的同时心也跟着软了。他开始反省起自己,最近是不是有点太惯着他了。

仗着自己是个伤病号为所欲为,不想吃饭就不吃不想动就一整天躺在床上,明知这样对佐助的恢复相当不利,偏偏稍微一撒娇自己就拿他没办法。

想来佐助应该不是个如此放纵自己的人啊,是因为被拘禁期间过得太辛苦了才会突然这样吗。

不,与其说是放纵,不如说是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致的感觉吗……为了培养他的兴趣,鸣人还专门找井野要了几盆花回家养着,但佐助除了平时按时浇浇水外也都不管不问。

鸣人专注于胡思乱想,完全没察觉到宇智波佐助出现在自己身后。

“水要溢出来了,吊车尾的。”

“啊啊?哦哦哦哦!”

手忙脚乱地将龙头拧紧,鸣人回过头去。

宇智波佐助身上穿着一件浅蓝色的浴衣,看起来比刚才清醒了许多。

“今天的课程还顺利?”他问道,把腰带一扯,浴衣紧贴着白皙的皮肤滑落到地上。也没搭理脸红心跳的鸣人,两腿一迈跨进了浴池里。

这样是犯规的啊我说。

漩涡鸣人觉得脑子里一热,想起进门前要对佐助说的一堆话,顿时又来了兴致。他把头凑到佐助耳边,像是要讲什么悄悄话似的。

“佐助,我觉得搞不好我是个天才呢,读书方面的。”

见年轻的宇智波“噗”地一声笑了出来,鸣人觉得他是在嘲笑自己,有些不甘心地拍了拍浴池的边缘。

“我说真的!你别笑啊!你知道我这几天背了几本书吗佐助。”

他伸手比划了一下。

“这——么厚的!三本啊!简直太了不起了我说!看这样子搞不好我真的能当成火影呢。”

佐助看着他夸张的表情,感到有点滑稽:“事到如今你还说这个。”

“这可是我第一次听人说什么‘为你当火影作准备’啊,这种遥不可及的目标突然就近在咫尺的感觉——是吧?是吧?”

看来确实好好读过书,都会拽点词了。

宇智波佐助出神地盯着鸣人兴奋的脸,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但从他眼中一闪而过的空虚感没能逃过鸣人的眼睛。

“我说啊……”

鸣人突然垂下了眼睛。

“要是佐助的话,这几本书需要背几天呢。”

“啊?”

宇智波佐助一头雾水地看着他,不知道话题怎么就到了自己身上。

“……没什么,当我没说。”漩涡鸣人把手伸向挂在墙上的毛巾,浴池里的水已经快凉了。

他轻轻帮佐助擦洗着后背,手指抚过肩膀和手臂的肌肉。

由于长时间的囚禁,这些肌肉已经有些萎缩了。

 “你这样……天天窝在家里,是不行的啊我说。”

毛巾从鸣人手中滑落。

他话里流露出的痛感,一定也能传达给佐助吧。

宇智波佐助回过头来看着他。

他想说出去又能到哪去呢,但终究是什么都没说,只是无奈地笑了笑。

自己又何尝忍心用言语刺伤鸣人。

“不出门起码在家里运动一下也好啊,有利于你恢复,不然你这样将来要怎么打得过我!”鸣人走到佐助正对面,兴高采烈地向他展示了一下自己的肌肉。

那笑容是虚假的——在场的两个人都心知肚明。

佐助走出浴池,披上被自己丢在地上的浴衣。他一言不发地走到窗边,拉开了紧闭一天的窗帘。

窗外一片漆黑。

“鸣人。”

他缓缓地说道,声音轻得几乎听不到。

“我已经输给你了啊。”

 

漩涡鸣人终于明白多日来缠绕着自己的失落感来自于哪里了。

佐助终于回到了自己的身边,学业进展也出奇地顺利。但还是总感觉心里空荡荡的,好像少了点什么重要的东西。

你是追了佐助那么多年一朝放心下来反而空虚了吧,鹿丸拿他打趣。鸣人以为这就是事实。

但他错了。

漩涡鸣人今天意识到,他失去了自己一生的对手。

从小就维系着两人的竞争关系,突然断掉了,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甚至好像从未存在过。

自己事无巨细地向佐助讲述的那些让自己开心不已的小事,其实和佐助一点关系也没有。

但佐助是个温柔的人,纵使心中痛苦失落,也会认认真真听他讲完。时常浮现在他脸上的那些欣喜的神色,也绝非虚假。

但那只是因为,佐助希望“漩涡鸣人”能够实现自己的梦想而已。

 

鸣人不甘心地攥紧了拳头。

他打开藏在房间角落里的一个破破烂烂的小柜子,佐助当年留下的护额还静悄悄地躺在那里。

它在那里躺了太久,连布料都旧得要看不出颜色来了。“木叶”标志上那条触目惊心的伤痕,正是鸣人留下的。

鸣人还记得那天,12岁的宇智波佐助从口袋里掏出护额,干脆利落地绑在头上。

鸣人本想找机会把它还给佐助的,现在却犹豫了。

他连佐助还想不想继续当忍者都不知道。

 

与其去死,还不如留下协助我……吗。

漩涡鸣人现在才意识到自己这句话有多么地残酷。他原本只是想阻止佐助想去寻死的心思,却在不经意间为他制造了一座牢笼。

如果现在自己拿起这个护额去交给佐助,对他说“留在我身边”,佐助也是不会拒绝的吧。

然而一旦那样做,自己恐怕就会永远地失去他了。

 

鸣人紧握着护额落下泪来。

 

下一章节


全文链接
 
 
 
评论(22)
 
 
热度(214)
 
上一篇
下一篇
© ゴロゴロゴロゴロ|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