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盟=兰亭夜雨 微博=海布里的仲夏夜
HY,YGO,偶尔刷刷轨迹
HY:鸣佐ONLY,宇智波家只爱一个。YGO:暗海暗&游快游 轨迹:里恩尤西&铁血组,基本主角攻
 

[鸣佐]牢笼-9

699衍生ry……写到这章基本已经看不出是699衍生了

这章我真的是思考了好久才写出来的……特别zqsg快写吐血了。这章一过本文也差不多要进入收尾阶段啦(看到了把坑填满的希望)

顺便,我特意要鸣人这章吃拉面是不想改变初吻的味道xxx


前续章节:<1-2>  <3> <4> <5-6> <7> <8>

9.

好几天了,宇智波佐助觉得他的朋友一直在找自己麻烦。

洗澡的时候总是先一步冲进浴室把门锁上,难得有胃口要吃饭的时候从自己筷子底下抢走切好的番茄,睡觉时还会故意卷走属于自己的那一半被子。

当然外人听了可能会说“天天钻在一个被子底下睡觉算什么朋友”,不过这并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明白鸣人做这些都是为了惹自己生气,但就是生不起气来。

看到鸣人每次都被自己的态度挫败但又锲而不舍地开始下一次尝试的样子,佐助不禁感叹他还是一点都没变。

这天晚上,刚下课回家的漩涡鸣人兴冲冲地摆了一副飞行棋在自己面前。

“佐助我们来玩这个吧!”

……

看他乱糟糟的头发,额头上细密的汗珠还有歪歪扭扭挂在身上的挎包,肯定是一路飞奔回来的吧。不知又心血来潮从谁那里拿来的东西,每次都是这样。

嘴角还残留着拉面的油渍像什么样子——佐助叹了口气,拿出毛巾帮他擦了擦。

“先别管这个了,要不要玩啊佐助。”

鸣人看起来有点心急,等不及佐助帮他擦干净,自己先把毛巾抢过去在脸上胡乱抹了抹。

不想打击他兴致的佐助点了点头,感觉自己突然变成了带小孩的妈。

虽然实际情况大概恰恰相反吧。

嘴里又是一阵发苦,佐助开始埋怨自己。他们两个每天只有早晚才有时间共处,为何要给鸣人一张苦脸看呢。

然而自从离开村子开始跟着大蛇丸修行,这类娱乐游戏佐助就再没有碰过。现在即使强打起精神,那些五颜六色的棋子也生疏得好像另外一个世界的东西。

“大局已定了啊。”佐助看了一眼棋盘,放下手中的棋子,“是我输——”

“哪有啊!”鸣人把话抢了过去,似乎很不喜欢他说这种话,“你刚刚那步棋走这里明明可以翻盘的啊我说!”

“但我不是没走那里吗。”佐助觉得有点好笑。

“这种棋路都是基本常识啊我说!你认真一点好不好嘛。”

说完,鸣人把自己刚刚落下的棋子拿了回去。

佐助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你这是什么意思。”

“重来啊,刚才那步不算。”

“这怎么能重来的。”

“还不是因为你一点都不认真——”

“我累了,你把棋收拾一下吧。”

几个月来,这还是佐助第一次用如此冰冷的声音说话。

无力感和屈辱感一瞬间吞没了他。他想马上逃离这里免得对上鸣人狐疑的视线,但是全身都使不出力气,只能倚靠在背后的靠垫上,用手遮住自己的脸。

“……佐助……”

鸣人伸过去的左手被挡开了。

“每天都来这一套,你是想看我笑话吗。”

不,不是的。

“觉得让我一步棋还能赢我很满足吗。你需要用这个来羞辱我吗。”

不,他想说的根本不是这些。

“——都已经说过我输了,你到底还想怎样啊鸣人。”

宇智波佐助很清楚,他愤怒的对象根本不是鸣人,而是他自己。

然而伤人的话还是那样脱口而出。

 

“不……佐助……你听我说,我并没有……”

你当然没有了。鸣人窘迫的声音让佐助心中一阵刺痛。他一次又一次地尝试阻止自己,这是不行的,不要再说下去了。

但还是太迟了。现在的佐助仿佛是一座溃堤的水坝一般。

已经无药可救了。

 

“……我早就说过,我想要的胜负是那之后啊!你怎么能自作主张地就判自己输呢!我可是压根没承认——”

鸣人的声音里带着哭腔,他原本以为自己是不会在佐助面前哭的。

“这根本不像你啊佐助,你哪会那么容易放弃……像你这样厉害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轻易就输给我呢!”

年轻的宇智波抬起眼来看着鸣人的脸。

左眼是轮回眼,右眼是轮回眼。他曾是让整个忍界都闻之色变的人物,一个在带着点神秘感的叱咤风云的角色。

——不,漩涡鸣人觉得佐助现在也应该是那样一个人。

然而此时此刻,这个人的眼中却只有痛苦和困惑。

“……那你告诉我,我该演一个什么样的宇智波佐助,你才能满意……”

佐助问道,他这句话比方才任何一句带给鸣人的伤害都要大。

漩涡鸣人一时怒火中烧,从未如此希望狠揍眼前这个人一顿。事实上他连攥紧的拳头都挥到半空中了,但眼前的景象让他措手不及。

佐助的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滚落下来。

“诶——诶诶?!佐助!你别哭啊佐助!是我不好!刚才都是我不好!”

鸣人急急忙忙地凑上前去,但又被佐助一巴掌甩开了。

 “……每天都只会说些一厢情愿的话,说什么我很厉害,我没有输,每天都是这些。”

“并不是一厢情愿,我是真的这么想啊我说。”

“所以才说是你一厢情愿!”

佐助突然提高了声音,泪水滴落在棋盘上。

“只是你自己认可有什么用……我自己都不那么想!你每次越是这么说,我越是觉得自己凄惨得无地自容你知道吗!”

啊。

说出来了。

一口气吼完这段话,宇智波佐助坐在原地粗鲁地喘着气。他感觉自己脑子里的某根一直紧绷的弦已经断掉了。

 

他回想起鸣人呼唤自己的声音。

从钢丝的另一端传来的,穿过要将他吞没的层层黑暗与寂静,坚定有力的声音。在绝望和痛苦的深渊中,他目不能视,口不能言,四肢也不能移动分毫。那声音的主人是他唯一的救赎。

一颗血流不止,破碎不堪,被黑暗污染的心,原本以为早已无药可救,居然在他的抚慰下恢复了几分生气。

明明是早已被自己舍弃的东西。

他却把那些散落的碎片,一片一片地拾起来,交还给他。

佐助想象不出鸣人梦想中的世界是什么样子,但却被那个世界的温度感染了。

所以他赢不过鸣人。

于是他干干脆脆地认输了,以为这样就可以将一切终结。

那又为何还会心生不甘呢。

 

看着向着目标全力冲刺的鸣人,听他神采飞扬地向自己描述梦想中的那个忍界,为何会像坠入冰窟一般空虚呢。

宇智波佐助意识到,他失去了自己一生的对手。

他已经没有资格和鸣人并肩站立了。甚至连协助他实现梦想都做不到。

这双眼睛看到的世界充斥着恶意和仇恨。留在这个牺牲自己至亲的一族而存活下来的忍界中,他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崩溃失控,会再一次伤害那些温暖自己的人,他永远看不到鸣人梦想里的那个世界。

即使漩涡鸣人认可了他,宇智波佐助自己却无法认可自己。

暗部来关押自己的时候,佐助作好了为鸣人的梦想送命的准备。

但现在他没死,甚至可以不用再过牢狱生活,却突然变得不知所措了。

 

战争结束之后,自己还从来没被佐助如此坚决地拒绝过。

漩涡鸣人甩了甩被拍得生疼的左手,不知为何感到有点庆幸。

佐助终于回来了。终于不再对自己百依百顺,愿意对自己说出内心的真正想法了。

虽然看他哭自己确实还是有点受不住,但也总比空洞无物的笑容要好得多。

说起来,自己曾经对他说过那样的话吧。

“心里有什么事等出来了我们再聊。”

——结果过去了那么久,他们也没有聊过。

鸣人知道,这都是因为自己的胆怯。

他害怕问起这个问题。一步一步向着“成为火影”的目标前进的自己,不敢问每天行动只能局限于自己房间内的佐助是怎样规划他的未来的。

你的梦想是剥夺了那个人的梦想才实现的——鸣人害怕这个残酷的事实会被人一层一层揭开摆在自己眼前。明明佐助才是最不安的那个人,自己却只想粉饰太平,逃避现实。

佐助,我真是一个说话不算话的差劲的男人啊。你是不是也这么觉得?

 

鸣人抬起手来,将桌上的棋子一股脑地都抹到了地上。

“佐助,对不起。”

看到好友疑惑的神情,他浅浅地笑着,非常释怀地把棋盘重新铺好。

“这次是我赢了。”

一直任性地不愿意承认自己胜利的人,正是漩涡鸣人自己。是自己还一厢情愿地想把佐助禁锢在过去的时光里,对一场胜负纠缠不休。

甚至连佐助认可自己这件事,也不愿意接受。正是他一直浪费了佐助的心意,耗空了佐助的心力。

所以他才听不到佐助的心声。

但是,现在还来得及。

 

鸣人从桌面上跨过去,紧紧地抱住了他的挚友。

明明只有一条手臂,却抱得佐助几乎喘不过气来。

“佐助,和我一起成为火影吧。”

——几乎是不假思索地说出这句话来。

这个瞬间,压抑了鸣人几个月的困惑和沮丧全都如烟云一般消散了。


他感到怀里的佐助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你在……说什么啊……这种事怎么可能……”

不可能的,怎么可能。佐助想。

因为他已经……

鸣人松开手,把耳朵贴在佐助胸前。

“你这里可不是这么说的哟佐助。”

那激烈的跳动声,如同惊雷,如同烈火。那正是宇智波佐助灵魂的象征。

这颗伤痕累累的心还没有死,只要给它一线生机,就会像从前一样再次顽强地活过来。

毕竟佐助是那样坚强的一个人。

佐助的声音颤抖了起来。

“你,为什么——”

“本来啊,我也摸不透你是怎么想的。我每天都在想你的事,却总也想不明白。”

鸣人说这些话的时候,耳朵依旧贴在佐助胸前。

“我不知道你想过的生活是什么样的,还想不想做忍者,是不是觉得这样和我一起生活下去就好了。”

“虽然这样也不错,但如果佐助你只是为了我才这样委屈自己的话,我不是太混蛋了吗。”

“我并不是……”

“听我把话说完。”

鸣人轻轻地在他唇上吻了一下。

这似乎是非常顺其自然的一个动作,他们两个都没有觉得有哪里不对,虽然在之前的几个月中一次也没有这样做过。

这香甜柔软的触觉,漩涡鸣人大概这辈子也不会忘记的吧。

这是他们真正的初吻。

“……我原本不是很确定,但今天听你说的话才放心了。”

“佐助会那么不甘心,那么难过,是因为你这里还活着啊。”

 



 沉默了很久之后,年轻的宇智波终于开口说话。

“……我的所说的‘火影‘,和你的那个,可不一定一样。”


“我知道。”

鸣人点了点头,又把他一把抱了过来。

“这次是我赢了,但下次的输赢还不一定呢。”

就像桌上这空荡荡的棋盘一样,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宇智波佐助把头抵在鸣人肩膀上,抑制不住地再次呜咽了起来。

但这一次的意义不同了。

虽然奄奄一息,但他的心还没有死。

漩涡鸣人可以把一颗破碎的心拼合起来,但能够让它重新开始跳动的只有佐助自己。

 

下一章节


全文链接
 
 
 
评论(15)
 
 
热度(281)
 
上一篇
下一篇
© ゴロゴロゴロゴロ|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