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盟=兰亭夜雨 微博=海布里的仲夏夜
HY,YGO,偶尔刷刷轨迹
HY:鸣佐ONLY,宇智波家只爱一个。YGO:暗海暗&游快游 轨迹:里恩尤西&铁血组,基本主角攻
 

[鸣佐]牢笼-11(完结)

699衍生以下略

又称给官方结局洗地谁有我强

舞台剧之前终于把最后一章憋出来了!好不容易!(土下坐)刚好2w字orz

前续章节:<1-2>  <3> <4> <5-6> <7> <8> <9> <10>


11.

“你的申请书我看过了,身为火影我个人是没有什么意见啦,但各国大名是否允许还得等他们会议商讨后再决定。”

旗木卡卡西一边说一边在佐助交给他的申请书上盖了个章。失去了惯用手,他的字也还是像以前一样干净工整。

站在办公桌对面的宇智波佐助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丢下一句“麻烦你了”就想转身走人,被卡卡西叫了回来。

“你还真是体贴老师工作辛苦啊,一句话也不想多说。”

佐助皱了皱眉头:“还有事吗。”

“就是想感叹下,真亏得你能低声下气地写申请书。”

这对过去的佐助来说简直不可想象。

“只是为了达到目的而已,无所谓。”

佐助答道。虽然他一生胸怀傲骨,但对一时口上的输赢却不是很介怀。

“不过你啊,真的想走的话根本也不用特意来找我要许可的吧?”卡卡西把双手交叉在胸前,他实在是很好奇。

“……有时候证明自己行为的正当性也是必要的,可以免去将来很多麻烦。”

为了能够实现理想,有些牺牲是必要的。

这本是一具腐朽不堪的牢笼。无论是他,还是鸣人,都可以轻而易举地破笼而出。

但他们的理想却并非存在于牢笼之外。

既然鸣人觉得它还有救,那就不妨试一试吧。磨去栅栏上的铁锈,扫去陈年腐烂的垃圾,把焊死的门一扇扇打开。

这不仅仅是拯救牢笼之内的人,也是拯救他们自己。

即使这意味着,要暂时收敛自己的翅膀,屏住自己的呼吸,回到这散发着臭气的牢笼中去。

六代目火影意味深长地看着自己的学生,眼神柔和了下来。

“虽然这说法让人不爽,但你还真的是变了啊。”

“总不能全都交给鸣人来做。”

“说起鸣人来,你特意挑了今天来找我,就表示这件事还没对鸣人说过?”

漩涡鸣人此时正在考场里焦头烂额。纵使他感知能力异于常人,如今也察觉不到佐助自己一个人跑去了火影办公室。

“反正你们两个几乎天天都能见面。”佐助说,潜台词是“这个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哪有这么甩锅给火影大人的,卡卡西心里暗自叫苦。

“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越快越好。”

“不等义肢做好再走吗?我听说很快……”

佐助摇了摇头。

不如说正是因为义肢快做好了他才急着离开。

即使已经放下仇恨,他也不想接受木叶的恩惠。但这句话他不会对鸣人说,鸣人是无辜的,不该被夹他和木叶中间接受煎熬。

何况为那场倾注了他们全部灵魂的大战失去一条手臂,也没什么不值得的。

 

对于佐助的离去,鸣人其实早有心理准备。

但是会从卡卡西口中得知这件事,还是让他火冒三丈。甚至没来得及看一眼自己的考试成绩就向家里冲去。

“佐助——!你为什么!为什么!”

粗暴地把门一脚踹开,顺势丢下肩上的挎包。

书籍和笔记散落一地,佐助走上来想收拾一下,鸣人一边喘着粗气一边一把攥住了他的手腕。

佐助一瞬间以为骨头会被捏碎,痛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痛苦的表情让鸣人找回了理智,吓得赶忙松开手。

“佐助你为什么……要瞒着我啊我说……”

无处发泄的感情让他的声音颤抖了起来。

除了愤怒,漩涡鸣人感到更多的是震惊和委屈。

他本以为自己和佐助早已推心置腹,解开心结,即使分别也能坦然面对彼此,但没想到——

没想到他还是想一言不发地离开自己。

佐助看着那双蓝色的眼睛,轻轻叹了一口气。

虽说是不得已,但一想到让这双眼睛蒙上惊恐与不安的人是自己,他还是感到心痛和愧疚。

他拉着鸣人到地毯上坐下,轻轻地吻上了他颤抖发白的嘴唇。

交缠的温度传达着佐助的情意,也安抚了鸣人失控的情绪。

……佐助?

“我没有要瞒着你,只是不想让你插手这件事。”

见鸣人已经冷静下来,佐助觉得自己可以回答他的问题了。

“如果提前向你说明,你肯定又要为了我跑东跑西的,觉得自己可以在大名那里说上话——我并不想这样。”

“这是我自己作出的决定,自己想走的路,所以……”

一切都得靠自己来完成。

鸣人还是不甘心:“你明明可以直接告诉我,我是不会插——”

“那就好像你下棋放水一样,我还是无法接受。”

“我说你啊……”

漩涡鸣人感到好气又好笑,他能理解佐助的心情,但对他忽视自己感受的做法还是余火未消。

“……再说你现在不也已经知道了,我要是真想瞒着你现在已经不在这里了——一个要当火影的人能不能不要这么玻璃心啊。”

“喂喂喂!”

方才还甜蜜温柔地吻着自己的嘴里,能不能不要突然说出这么简单粗暴的话来啊,很煞风景的我说。

 

佐助在地上翻找了一会儿,从散落的课本里抽出一本来递到鸣人面前。

“这里面我作的标记,你都看过了吧。”

鸣人眨了眨眼睛,倒没想到他会这么干脆地承认。

“那些都是我过去去过的地方。”

“啊?”

原来不是将来想去的地方吗。

本来以为自己跟着好色仙人一起修行,到的地方也算一顶一地多,这样看来佐助去过的地方也不少嘛。

“……虽然去过,但却什么都不记得。那些地方的人有什么样的面孔,什么样的愿望——全是空白的,是不是很可笑?”

佐助自嘲地笑起来。

这些年来,他跟随大蛇丸到过散布在各地的基地,带着自己的小队四处追寻过鼬的行踪,后来又加入了“晓”,去过很多国家,包括五影大会的会场。

但他从来对外面的世界漠不关心,在见到“四影”之前,也从未真正在意过这个忍界的命运。

对一心复仇的佐助来说,这种程度的封闭是必要的。他也从未为自己作出的选择后悔过。

如果再给宇智波佐助一次机会,恐怕他还是会走上同样的路吧。

 

然而关乎忍界的“未来”,对于自己仓促得出的“革命”的答案,佐助确实是有点后悔的。

从来没有真正关心过忍界,饱尝了黑暗与阴谋的苦楚却闭上本该看到光明的那只眼睛的自己,真的有资格决定忍界的命运吗。

他能带给忍界真正的“新风”吗。

在得到属于自己的答案之前,佐助需要再去那些地方看一看。

 

“这对我来说是必须要做的事。”

佐助看着挚友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

“……”

漩涡鸣人翻了个身,把对面的人狠狠地压在地毯上。

还是这两天刚刚洗过的,上面散发出清洁剂的香味。

“虽然我也不想再生你的气,但是就这么放过你的话我也太窝囊了啊我说。”

他眼里闪过的欲望的光芒不会逃过佐助的眼睛。

宇智波佐助顺从地放松了身体,抬起右手将鸣人上衣的口子一个个解开。

“明天我是不会去送你的。”

鸣人吻着恋人的额头说道。一想到自己就要失去这近在咫尺的体温,他还是感到心如刀绞。

“你在家睡一天都没问题。”佐助解开最后一颗扣子,挑起眉毛瞥了他一眼。

“还在挑衅我啊小佐助,信不信你明天连起都起不来就更别提上路了。”

“你舍得?”

“怎么可能啊,我——”

鸣人感到泪水开始从眼眶深处涌出。

简直高兴还来不及呢。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想着,把我的思念传达给你。把我的体温传递给你。

把我的心都给你。

一直一直,追逐在你身后。看着你在绝望的深渊中挣扎,走投无路却不肯向任何人呼救,我甚至想把整个人,整条命都给你。

我愿意背负着你的仇恨,陪你一起死去。

但其实最想给你的,不是这些东西中的任何一件,而是被你舍弃的自己。

我把散落一地的碎片一片一片地拾起来,惴惴不安地捧在怀里,一直等着有朝一日能够交还与你。

唯有如此,才能够真正地拥有你。

而现在终于——

“我都知道。”

怀中的佐助呢喃着吻上了他的嘴唇。


和我一起成为火影吧——

那是漩涡鸣人向他描绘的,美好未来的画卷。

但是,并没有那么容易实现吧。无论对佐助来说,还是对鸣人自己来说。

需要改变的不仅仅是这个世界,还有他们自身。他们都还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学习。这中间的过程,必然会经历万千辛苦吧。

在那个未来到来之前,他们都必须忍耐现在的离别之苦。

这就大概就是,忍者的意义吧。

 

FIN


全文链接
 
 
 
评论(31)
 
 
热度(414)
 
上一篇
下一篇
© ゴロゴロゴロゴロ|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