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盟=兰亭夜雨 微博=海布里的仲夏夜
HY,YGO,偶尔刷刷轨迹
HY:鸣佐ONLY,宇智波家只爱一个。YGO:暗海暗&游快游 轨迹:里恩尤西&铁血组,基本主角攻
 

《牢笼》番外-断章

本篇是发生在正文第七章和第八章中间的故事,为一月ONLY的纸质版中增加的一篇番外。

其实没什么内容只是想在正片里加点东西xxx我是个啰嗦的人

 正篇内容请戳这里


把佐助从牢房接回来的当天晚上,木叶村就下起了雨。本以为是盛夏时节很常见的阵雨,没想到却淅淅沥沥下了三天也没见停下的迹象。

街道上没什么人气,连平时总在这里吵吵闹闹的小鬼们也不见了踪影。只剩下石板铺成的道路,被雨水冲刷得一尘不染,由于久经鞋底的打磨似乎能照出人影来。

 “嗯……先把切好的鸡肉放进去,煮沸后停火过滤,然后再加……”

漩涡鸣人趴在厨房的桌台上用力揉了揉自己的头发,还没到中午他已经开始一个劲儿地打起瞌睡来。作为忍者的鸣人可以说是身经百战,但碰到要切菜炖汤的活儿就完全抓瞎了。

毕竟在这之前他对做饭的概念只有烧点热水倒进泡面杯而已。

“食材我都准备好了,只是放进锅里煮一煮不要跟我说你不会啊,你也该学习点正常的生存技能啦。”

就在几天前,白衣天使春野樱还叉着腰站在门口教训过他。

“肉和菜我都准备了一个星期的量,”小樱把自己“亲切书写”的食谱递到鸣人手里,“完全按照上面的指示做就行,不要做多余的事啊,佐助君现在需要补充营养。”

这他当然知道。

鸣人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菜刀去查看佐助的情况,他已经想不起这是今天第几次了。窗外阴云压顶,为了保护佐助的眼睛特意准备的厚重窗帘也失去了价值。鸣人索性把窗帘拉开,放任窗外潮湿的空气吹进房间里。

细微的光线变化让躺在床上的佐助皱起了眉头。此刻的他还在昏睡中,因为连日低烧的缘故嘴唇有些开裂。半小时前小樱来注射过消炎退烧的药物,现在药效刚起,额头上冒出的细密的汗珠沾湿了他鬓角的黑发。

自从被自己接回家里,佐助就躺在床上一副一睡不醒的架势,偶尔清醒的时候能吃下的东西也很少。身体和精神上长年积累的病痛似乎一下子全部爆发了出来。

“怎么可能会不担心啊……”

漩涡鸣人沮丧地在床头趴下,今天的午饭看来又是没人吃了。他想着一会儿就把那锅难喝的汤倒掉,自己去柜子里拿盒泡面解决。

鸣人握了握佐助冰凉的手,想把它塞回被子里去,突然感到身下的人动了动。

那只琉璃一样透明冷冽的薄紫色的眼睛,他在终结谷的决战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了。

 

“轮回眼”可以睁开,证明佐助身体里的查克拉已不像之前那般衰竭,这是个好现象。鸣人心中一喜,塞了一杯水给佐助就要去厨房拿吃的,端着锅走到半路想起这玩意儿实在很难吃又把锅放了回去,刚想拿出泡面来却想起小樱的谆谆教诲,于是又不情不愿地走回那锅命运多舛的鸡汤面前。

刚刚睡醒的佐助还有些迷糊,手里攥着鸣人递给他的水杯坐在床上发呆。那颗金色的脑袋在眼前窜来窜去换了好几个位置,晃得他头痛更加严重了。

“鸣……”

佐助忍不住想叫他不要动得那么快,一张嘴却一口气上不来,身体也跟着一软,手里的杯子差点没抓住。

鸣人见他又一副要昏倒的样子,也顾不上手里的锅了,直接飞过大半个卧室把佐助搂在怀里。

“怎么了?还是不舒服吗,我去叫小樱过……”

佐助摇了摇头,但眉头还是紧紧地皱着,气息也有些混乱。

“这种时候你还逞什么强啊我说。”

“你先……不要乱动……”

佐助费力地说道,他实在是连逞强的力气都没有了,眼下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自己切实的需要。

“啊?不要乱动吗……”

漩涡鸣人低头观察了一下自己当前的动作。佐助正软软地倚在他怀中,额头轻轻抵在自己胸口上,他甚至能够感觉到从佐助口鼻中呼出的温热气息。

木叶的大英雄突然开始心跳加速,他听话地没有再乱动,反而把怀里的人又抱得紧了一点。

已经有好久,好久,好久没有和佐助这样亲近过了。

其实从十三岁那年两人分开算起,到现在也不过区区四年。四年的时间,对鸣人来说却仿佛一个世纪那样漫长。

追逐了这么久的一个人,自己究竟为何会忍心眼睁睁地看他被送进那个由伊比喜看守的牢房中呢。

佐助会心甘情愿地接受那样的待遇正是因为自己。如果不是为了漩涡鸣人的理想,他大可以不用遭受如此的羞辱和折磨。

鸣人无法心安理得地接受佐助为自己作出的牺牲,但也同样无法抗拒由此而产生的微妙的满足感。

木叶的英雄知道,这种无法言说的心情正是他的罪恶之所在。

“吊车尾也有愁眉苦脸的一天啊。”佐助半睁着眼睛看向自己的挚友,语气里多少有些调笑的意味,“照顾我这么多天功课要赶不上了吗。”

他伸出右手戳了戳鸣人的肩膀,睡衣宽大的衣袖顺着白皙的手臂向下滑去,露出手腕上尚未褪去的淤青。

“我去把汤热一下,能吃点东西吗?”

“嗯。”

小心翼翼地扶着佐助倚靠在背后的枕头上,漩涡鸣人站起身来向厨房走去。

他站在灶台边,一边假装擦汗一边用袖子抹去夺眶而出的眼泪。

 

佐助这一次醒来的时间比以往要长,这大概是身体状况有所好转的信号。鸣人抬起用不惯的左手晃晃悠悠把汤喂到他嘴里,他没有怎么抗拒就喝了下去。

“佐助你还真的是不挑食啊我说。”

“嗯?”

被这么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宇智波的遗孤愣了愣,这才想起仔细品味下鸡汤的味道。

汤有点淡,肉的腥气没有去干净,土豆没有煮熟——除此之外,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难喝的地方。

看到他这样的反应鸣人更加激动了。

“不是吧你,你这些年天天都在吃些什么啊,不会跟着大蛇丸生吃蛇肉吧佐助……”鸣人拖着哭腔问道。

“怎么可能。”

佐助瞪了自己不正经的朋友一眼,他仔细回想了一下,却发现几乎想不起自己吃过些什么。除了旅行途中必备的饭团,水月和香磷也时常会拿些吃的东西给自己,但他连那些东西长什么样子也想不起来,更别提味道了。

他们拿着各自喜欢的食物来分享,想必是很期待自己吃过之后的评价的吧,“好吃”也好,“奇怪”也罢。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他们也是尽全力想带给自己一些“常人”的快乐吧。

佐助攥紧了拳头,熟悉的寒意向他袭来,鸣人送来的下一口汤也喝不下了。

他想起了在阴冷的牢房中,从瓷杯中传来的鸣人的声音。那个时候,鸣人对自己说了些什么来着……

宇智波佐助推开再一次伸到自己面前的勺子,抬起头来盯着窗外的大雨发起呆来。

“说起来,你……”他缓缓地问道,仿佛说话的对象不是鸣人而只是在自言自语,“你之前说过,要跟我聊些什么吗。”

鸣人端着勺子的手颤抖了一下,额头上冒出冷汗来。

“我们,现在难道没有在聊吗我说。”

宇智波是善于察言观色的一族。这不仅得益于他们得天独厚的好眼睛,也得益于这一族人纤细敏感的精神世界。

佐助看得出,鸣人现在很是困扰,他并不想和自己讨论之前约定好的话题。

如果再继续追问下去,眼下这轻松祥和的气氛大概也要荡然无存了吧。佐助找不到自己不惜破坏这种气氛也要追问下去的理由。

他的朋友看起来很满足,而对自己来说也没有什么损失。确切地说,宇智波佐助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损失的东西了。

事到如今,他的计较还有什么意义呢。

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佐助脸上的表情柔和了许多,面色也不似方才那样苍白。

“吊车尾的,”年轻的宇智波笑着说道,“明天你可以回学校去上课了吧。”

 

Fin


全文链接
 
 
 
评论(6)
 
 
热度(132)
  1. 琉歌ゴロゴロゴロゴロ 转载了此文字
 
上一篇
下一篇
© ゴロゴロゴロゴロ|Powered by LOFTER